当前位置:首页 >> 节能

法家高徒 第六百三十五章 背腹受敌

2020-01-22 06:25:03  沁阳汽车网

法家高徒 第六百三十五章 背腹受敌

“一会你们就知道了!”

听到众人的询问,司徒刑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立即回答,笑而不语,卖了一个关子。

。。。。

身穿红色火头军服饰的周青手上用力,使劲的揉捏着一个面团。

“力量均匀一些!”

“形状还是不够逼真。。。。”

司徒刑和薛礼等人站在不远处,看着火头军正在揉捏面团,时不时的纠正。

“诺!”

火头军的人低头称诺,手上力量越发的小心。

大约过了一刻钟,揉好的面团,被揉搓成了人头的形状,并且用颜料,小心的画好了眼睛,鼻子,嘴巴等,看起来栩栩如生,好似真人。

“这是馒头?”

薛礼等人看着那惟妙惟肖的面团,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讶之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“没错,这就是馒头!”

司徒刑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“以面粉所作,外型好似人头,早期称之为蛮头,后来流传开来之后,人们感觉蛮头太过血腥,慢慢的音译成馒头!”

“但是大人。。。这些馒头,和眼前的事情有什么联系呢?”

听到司徒刑的解释,薛礼等人轻轻的点头,但是眼睛里的疑惑还是没有化开,反而变得更浓。

“一会,只要将这些面粉所作的馒头抛入汹涌的大河之中,进行祭祀,就可以让那些怨念散开。”

司徒刑知道众人心中迷惑,也没有遮掩,故作神秘,笑着说道:

“馒头和眼前之事有什么联系,这还要从馒头的诞生说起。”

“传说中,诸葛武侯保着明主南征北战,想要一统天下,就在一次出征之时,部队曾经被大河阻路。”

“当时的情景也和现在类似,风起云涌,河水暴涨,不论是船只还是桥梁都没有办法度过。当地土著说着是因为河中的神灵饥饿,需要人头鲜血祭祀。”

“当时,民智尚未开化,尚有杀蛮祭祀的传统。”

“所以当时很多军中将领提议,杀掉一部分蛮族,用他们的头颅祭祀神灵。平息湍急的河水。。。”

“但是诸葛武侯生性仁慈,不忍蛮族被无故屠戮。。。”

“所以命人以面粉和着水,揉成团,加以巧手做成人头形状,煮熟之后抛入河中。”

“河中的神灵得到祭祀,不疑有他,就撤去神通,河水慢慢变得平静,诸葛武侯的大军也趁机度过宽广的河流。”

“这件事因为太过离奇,所以并没有被太史公所采纳,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太多。”

“本官也是在总督府藏书中看到过这么一段记载!”

“诸葛武侯也曾经遇到这样的事情?”

薛礼等人的眼睛不由的亮起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不仅是他们,就连樊狗儿等粗鲁之人的眼睛也顿时亮起。耳朵竖起,一脸的好奇。

要知道,诸葛武侯在兵家中有着很高的声望,那可是多智近妖,超越凡人的存在。

就算是现在,也有很多人将他称为“智圣”。

论地位,丝毫不再兵圣孙武,谋圣萧何之下,甚至论声望,还要在两人之上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每一个兵家弟子,都将诸葛武侯视为偶像。

“没错!”

“此法正是诸葛武侯所想。。。”

司徒刑重重的点头,毫不贪功的说道。

“既然是武侯所创之法,定然会有效果!”

“那就如此操作!”

。。。

知北县

某个幽深狭长的巷子内部,数百个身穿麻衣,头上缠绕着白巾,手里拿着棍棒,铡刀,粪叉之类的无生道信徒聚集在一起。

同样打扮的身形高大,面色铁青,不似活人的王大愚站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之上。只见他双手向天,面色狂热的大声吼道:

“苍天无道!”

“无生降世!”

“去浊留清!”

“天下大吉!”

“苍天无道!”

“无生降世!”

“去浊留清!”

“天下大吉!”

一个个信徒眼睛狂热的看着王大愚,并手中的棍棒高举,发出低沉却有充满兴奋的吼声。

“苍天无道!”

“无生降世!”

王大愚站在高台之上,眼睛冷静的环顾四周。

见每一个信徒都好似打了鸡血一般,神情异常的兴奋和癫狂,但是他并没有立即将他们放出,而是好似催眠一般,带着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口号。

并且示意每人喝了一碗,颜色墨绿,不停冒着气泡,口感有些腥臭的液体。

这些液体,也不知是用什么药草煮成,已进入腹腔之中,就化作一团火焰,在他的刺激下,信徒们身上的气血疯狂的涌动起来。

“力量!”

“我感觉自己力量再不停的增强!”

“神药!”

“这是神药!”

一个个信徒的心脏在药物的刺激,发出有力沉重的声音。

一团团血液被直接压缩到血管里,发出好似江河冲刷河道一般的轰鸣。

在这种强力的刺激下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赤红,全身肌肉隆起,鼻息粗重,迸发出身体内的潜能,好似中变身的狂战士之后,他才重重的点头并且示意门房将紧闭的大门重重的推开。

“战斗吧!”

“杀戮吧!”

“为了无生而战,为了地上神国而战。”

本就好似被催眠,又因为药物刺激,异常燥热的信徒,好似没有自己意识的行尸走肉,又好似疯癫一般冲出大门,一窝蜂呼啸着向县衙方向冲去。

他们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杀!

不停的杀!

不论是谁,只要胆敢阻拦他们,都会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撕碎。

“哈哈哈!”

王大愚站在高台之上,看着好似恶狼一般冲出的信徒,以及被焚烧的建筑,嘴角不由的上翘,到最后更是一脸放肆的仰天长笑。

“司徒刑!”

“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。。。”

“这些信徒,吃了宗门配置的秘药,不仅气力大增,而且根本不害怕受伤,不畏惧死亡。”

“这一刻,他们就是最铁血的战士!”

“仅凭几十个捕快,以及一营兵马,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!”

“按照路程推算,司徒刑他们已经进入了蛮荒,就算他们所率领的大军得到消息,也是鞭长莫及,等他们班师之时,整个知北县早就落在我们的手中!”

“到了那时,借助高大的城墙,充足的储备,别说区区几千人,就算司徒刑有数万人,也别想破开知北县的大门!”

“说到这里,本坛还要感谢司徒刑。。。如果不是他将城池修的如此坚固。怎么可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!”

“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,司徒刑那时会是什么样的脸色,会不会后悔?”

头发花白,脸色发青,身体僵硬的王管家站在王大愚的身后,看着好似疯子一般打砸,焚烧的信徒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可惜之色。

“没有什么好可惜的。。。”

“只要地上神国降临,有些许牺牲也是值得的。。。”

“欲成大事者必不拘小节!”

王大愚仿佛感觉到了王管家心中的情绪,收敛笑容,若有所指的说道。

听到王大愚的解释,老管家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他内心虽然还是有几分不赞成,但却没有再说,只是怜悯的看了一眼疯癫的信徒,幽幽的叹息一声。

“药水有问题!”

一身戎装,好似护卫站立的马周,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,王大愚和老管家的对话虽然简单,而且说的十分的隐晦,但他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问题所在。

那就是,刚才那些信徒喝的绿色冒着气泡,味道刺鼻的药水有问题,甚至可能危及到生命。

想到这里,他在看向那些墨绿色,被信徒团团围住,当做圣水的药液时,眼睛中多少有了几分恐惧,下意识的扭动自己的身体,仿佛只有这样,他才能感到几分安全。

。。。。

知北县县衙

一身青袍,脸上长着青色胎记的杨寿,和一身皂衣,头发花白的石班头正在相对而坐。

司徒刑率领三军离开知北县之前,将军政二事全部托付给二人。

也正是这个原因,两个人经常见面,商量地方上的事物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年轻的衙役,面色仓皇的跑了进来,焦急的大声喊道:

“报!”

“报告大人!”

“大事不好!”

“无生道那些妖人,趁着府内兵马空虚,趁机造反,北城已经失守,他们现在正在向县衙方向杀来!”

“还请大人早作决断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无生道竟然这时造反?”

站在一旁的军士和衙役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“现在城中兵马空虚,无生道造反,势必会让大人背腹受敌!”

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没错!”

“无生道大多是由流民组成,但是却会一些妖法,稍有不慎,就会受他们暗算。。。”

众人下意识的交换目光,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说不出的担忧。

但是,和普通士卒,衙役的担忧不同。

不论是青龙大营主官杨寿,还是掌管县衙的石班头,对于无生道的起事,脸上都没有任何的惊诧之色。

仿佛,这一切早就在他们的预料之中。

底层军官和衙役,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,在杨寿和石班头镇定表情的安抚下,也慢慢变得冷静起来。

“头!”

“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乌鲁木齐治疗牛皮癣方法
咸宁妇科医院哪家好
孩子手指头戳伤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