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车险

王老师先看父亲的呼噜之声

2020-04-09 15:36:25  沁阳汽车网

摘要:王老师先看父亲的呼噜之声,王老师哼唱了两遍,默唱了几遍,又大声唱了一遍。王老师前所未有地激动起来,简直是手舞足蹈,得意忘形,欣喜若狂!王老师大喊大叫地说:“好,好,好!太好了!这首曲子气魄恢弘,旋律激扬,有耕种的艰辛,有收获的喜悦,有春花秋月,有高山流水,有秦时明月,有电闪雷鸣,有深情,有枝叶饱满,有百鸟朝凤……秦山,这是一首雄壮的乡村进行曲,我马上给你推荐出去,让更多的人欣赏!” 这是一床烧得很热的东北大炕。炕头上躺着父亲,炕梢睡着乡长张新,秦山睡在他们中间。

秦山也不是普通的老百姓,他是芙蓉乡的一个村主任。今天下午乡长第一次微服私访,没有专车送。来村里搞什么农业结构调查,因和父亲谈得投机,就和父亲交了朋友,晚上索性也不回去了,坚决要和父亲住在一起,喝几杯老酒,以便把还没落实的工作对秦山说完。这样,秦山就叫媳妇和娘睡在另一屋子,自己陪领导睡。

临睡之前,乡长对秦山说:“小秦啊,你刚刚结婚,正是度蜜月的好时候,还是和媳妇一块睡吧。”

秦山说:“看乡长说的,您能在我们家吃住,这是多大的荣幸啊,叫乡亲们倍受感动呢;您为了工作有家不归,亲自体验老百姓的疾苦,我能光只想着媳妇吗?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我媳妇可以天天守着我,而您总不能天天下乡到我们村。”

这是实话。一个小小的村主任能和乡长睡在一起,机会难得千金难买!

秦山确实很激动,很兴奋。他先是端茶倒水、递火点烟,耐心听父亲和乡长把酒话桑麻,然后,小心翼翼的在炕上铺好被褥枕头端来尿桶,温好洗脚水,伺候他们睡下以后,夜已经深了,因怕闹出什么动静打扰乡长休息,他连衣服也没脱就悄悄钻进被窝。

秋天的夜,月色朦胧,清凉气爽,更有瓜果的香味丝丝缕缕地从窗户飘进来,让人感到生活的美好与甜蜜。秦山靠着父亲这边睡,但从父亲头上散发的汗味一阵强势一阵,波浪翻滚地袭来,呛得秦山鼻子眼睛吃不消,熏得他赶紧用被子捂住脑袋,还是受不了;秦山只好向乡长这边挪了挪,这一挪,就感觉亲妙无比,从乡长头上散发的芬芳的洗发香波味醒脾养肝,清心爽肺,令人愉悦。乡长和父亲同岁啊!都是五十四岁;乡长和父亲个头差不多,都是一米七左右;乡长和父亲胖瘦相同,老来都有些发福,可为什么味道就是不一样,两个人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上!

秦山不能再往炕梢挪了,再挪就挨着乡长了,就碍乡长的事了!要是自己的脚碰了乡长把乡长吵醒了,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?他这个村主任担当得起吗?也失职呢。

秦山稳住了身子,一边闻那清心爽肺绵延不绝的洗发香波香,一边倾听外面的天籁之音,院里有露珠轻轻滴露,那晶莹的露珠落在水泥地上,仿佛珠落玉盘一样好听。

突然地石破天惊,父亲打起了呼噜。父亲的呼噜由小变大,由弱到强,后来就居高不下,一味地汹涌澎湃!秦山已经有十年之久没和父亲睡在一铺炕上,想不到这土里刨食吃的老汉竟然有如此雄姿勃发,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噜。那呼噜打得很有水平,时而小河流水潺潺,时而千军万马奔腾在疆场,时而风声鹤唳,环环相连,中间没有丝毫停歇的时候。

这呼噜听着相当刺耳,特别难受,嘈嘈杂杂,人仰马翻;或刷刷拉拉如风吹落叶,像暴雨倾盘,洪水漫卷;霹雷闪电,电光石火!

秦山忐忑不安,这声音一旦吵醒乡长,显得咱家没有修养不说,对自己以后的仕途也不是好兆头。所以,他决定推醒父亲,他受不了这种呼噜的煎熬,一个小村主任敢对着乡长肆无忌惮地打呼噜,这哪里还有精神文明?

秦山悄悄挪向炕头儿,正想伸手推醒父亲的时候,乡长那里也打起了呼噜!乡长睡觉也打呼噜?这是秦山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,但是奇怪了,乡长的呼噜一如小桥流水人家,轻歌曼舞,而犹如舒伯特的小夜曲,舒缓浪漫,行云流水间,像温柔的夜风拂过胸膛,打得余音绕梁,中间有抑扬顿挫,燕语呢喃,一会儿,雨滴般敲打你的灵魂。一会儿,天上彩虹似的绚烂。此曲只应天上有啊!听起来令秦山陶醉,这真是艺术享受啊!可以说,秦山长这么大从没听到如此曼妙绝伦的曲子!

乡长和父亲同岁,乡长和父亲的个头一般高,乡长和父亲胖瘦一样,可是,他们打得呼噜大有区别,两个人哪里能一样呢?

秦山感慨不已。秦山突发奇想,他想起自己在高中时,就有音乐天赋,曾经是班级音乐课代表,会自己作词作曲。当时,他谱曲作词的秋天的故事,曾获得是青少年文艺演出第一名,如果,将乡长的呼噜谱成曲子,再找县文化馆的王老师给作词,作为一首国庆节献礼,在乡政府大礼堂演出,也许,对自己的升迁大有益处!

想到这里,秦山下了地,拿来纸和笔,悄悄地伏在桌子上,悄悄地拧亮手电筒。在完整反复地记录和核实乡长的艺术之声后,他也草草地将父亲的呼噜之声记录下来;进行了对照,父亲和乡长的果然不能同日而语,远不是一个档次!

第二天,秦山就兴致勃勃地来到县文化馆,把昨天晚上记录好的两首曲子给那位王老师。他读高中时,王老师教他音乐,王老师艺术造诣很深,写过很多有名的曲子,在省音乐界颇有权威。

王老师先看父亲的呼噜之声,王老师哼唱了两遍,默唱了几遍,又大声唱了一遍。王老师前所未有地激动起来,简直是手舞足蹈,得意忘形,欣喜若狂!王老师大喊大叫地说:“好,好,好!太好了!这首曲子气魄恢弘,旋律激扬,有耕种的艰辛,有收获的喜悦,有春花秋月,有高山流水,有秦时明月,有电闪雷鸣,有深情,有枝叶饱满,有百鸟朝凤……秦山,这是一首雄壮的乡村进行曲,我马上给你推荐出去,让更多的人欣赏!”

秦山说:“王老师,那请您再看看这一首!”

王老师拿出乡长的艺术之声。王老师只哼唱了一遍,就紧皱了眉头。

王老师说:“秦山,这哪里是歌曲,分明是一个人在打呼噜吗!”

秦山的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:这是呼噜吗?这怎么是呼噜呢!”

王老师说:“呼噜!呼噜!就是呼噜!你自己会谱曲子,不信,你谱出来看看?这是一个老女人在打呼噜!”

王老师把那张纸重新给了秦山,秦山的手在颤抖,那张纸飘飘悠悠叶子一样落到了地上。

共 215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个大炕,睡着乡长和父亲,秦山闻着父亲头上散发的汗味,呛得秦山鼻子眼睛吃不消,熏得他受不了;而乡长这边,秦山就感觉亲妙无比,从乡长头上散发洗发香波味醒脾养肝,清心爽肺。令人愉悦,乡长和父亲同岁啊!听着两个人在打呼噜,竟然差别那么大,一个如千军万马奔腾在疆场;听着相当刺耳,特别难受,而乡长的呼噜,像温柔的夜风拂过胸膛,是艺术享受啊!是绝伦的曲子!秦山突发奇想,将乡长的呼噜谱成曲子,他也将父亲的呼噜之声记录下来;记录好的两首曲子交给县文化馆的王老师。王老师却对父亲的呼噜大加赞赏,对乡长的呼噜不屑一顾,让秦山出乎意外,大惑不解。两种呼噜,折射出两种不同人生,对待人的感情不同,看待人的眼光也不同,爱屋及乌,这由人的地位所决定的吧,恭维、献媚领导,拍马屁,对劳动者的父亲却是处处不顺眼,看得出身在官场中的秦山已沦陷为势力小人,有着巴结领导的目的。小说以小见大,反映了官场中的弊病,人对待事物的不同价值观,很有警示意义。荐赏,问候作者!【编辑:刘柳琴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1 08260001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08-24 1 :45:22 问候作者,写作快乐,秋日快乐!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
2 楼 文友: 201 -08-24 14:1 :5 小说以小见大,反映了官场中的弊病,人对待事物的不同价值观,很有警示意义。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
 楼 文友: 201 -08-24 14:16:48 祝作者创作丰收,佳作不断,精彩纷呈!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
4 楼 文友: 201 -08-26 12:11: 0 恭喜你佳作精彩!杨柳因你而更精彩!祝你创作愉快、精彩纷呈!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,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!手指戳伤如何固定湖北妇科医院亳州治疗牛皮癣费用

每日吃什么可以治疗术后ED
经期延长有血块吃什么
玉林制药湿毒清胶囊管用吗
友情链接